东莞速融贷金融服务公司
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降息馅饼 广东中小企业基本尝不到

编辑:东莞速融贷金融服务公司  时间:2015/05/19  字号:
摘要:降息馅饼 广东中小企业基本尝不到

去年11月和今年2月,央行连续两次降息,目的是通过基准利率的引导作用,促进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降。如今,距离11月底的降息已有3个多月,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?

南都记者近日从广东银行、小贷行业以及企业等多方了解到,降息为议价能力强的国企、大型企业带来了不少实惠,而中小企业融资成本状况则基本没有改变。其原因在于,实体经济的风险加大,金融机构对贷款风险定价提高,惜贷情绪有增无减,对冲了降息利好。而广东民间融资,由于对利率不敏感,融资成本因信用风险上升甚至有轻微上升。

降息受惠者:大企业和国企

去年11月下旬,央行时隔2年多后终于降息。降息幅度为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 .25个百分点,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 .4个百分点。上个月底,央行再度降息。存款基准利率和贷款基准利率同步下调0 .25个百分点。对于两次降息,央行的目标始终一致。即通过发挥基准利率的引导作用,促进社会融资成本下行。

据南都记者了解,经过3个多月时间,去年11月下旬的降息已经影响到实体经济。2月底的降息至今时间太短,尚需时日才会逐渐显现效果。广州一位股份行支行行长对南都记者说,降息的确给一些企业带来了实惠,比如大型企业、国有企业。这些企业议价能力强,处于实体经济中融资成本最低的一类。这些企业融资成本大都是以贷款基准利率为参照。央行降息后,贷款基准利率下降,自然贷款利率也就跟着下降了。

至于中小企业,则对降息并不敏感。两次降息后,中小企业几无影响。华南区一家股份行广州某支行行长告诉南都记者,中小企业融资成本跟去年下半年时候并无变化。对于中小企业而言,依旧处于资金供不应求的状态。在这种情况下,贷款投放机构掌握着主动权。由于实体经济信用风险上升,银行在收益覆盖成本的思路下,普遍上调了贷款价格。因此,尽管降息了,但是风险上升又推高了融资成本。两方面共同作用下,中小企业融资成本并未下降,基本保持不变。

数据显示,去年实体经济信用风险不断上升。银监会发布的2014年度监管统计数据显示,2014年12月末,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8426亿元,较年初增加2506亿元;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.25%,较年初上升0 .25个百分点。上述两家支行行长认为,2015年实体经济的信用风险并不比2014年好,这让中小企业的融资环境可能会更加糟糕。

珠三角一家电子科技企业的财务总监告诉南都记者,尽管融资成本没有变化,但是由于企业的产品价格的下滑,企业的财务压力反倒更大了。2月底降息时,央行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就对外表示,降息是为了“营造中性的货币环境”。最近一段时间,由于油价下跌 等 因 素 ,通胀率下降速度超过了许多人的预期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名义利率不变,实际利率(即名义利率减通胀率)就会上行,会导致货币条件的紧缩。换句话说,如果维持基准名义利率不变,货币政策就可能自动紧缩。

信用风险上升抬高民间融资成本

至于那些不能从银行获得贷款的小微企业,融资成本甚至有轻微的上升。其主要原因归根结底,仍在于经济下行、实体经济信用风险的上升。

以小贷行业为例。广州一家小贷公司总经理告诉南都记者,一方面实体经济下行,企业经营困难,小贷公司股东方自己都过得艰难,有能力进入小贷行业的公司在减少。再者,实体经济信用风险加剧,小贷公司盈利能力变弱,利润率低也让过去几年蜂拥的各路资本纷纷偃旗息鼓。

另一方面,实体经济信用风险上升,让小贷公司投放贷款时变得非常保守。“现在不是说贷款价格高低的问题,是能不能贷的问题。”上述总经理如是说道。再加上小贷公司的客户本身对利率不敏感,央行降息基本没有影响。

事实上,过去一年,广东小贷行业发展大不如前。行业平均利润率从此前的20%-30%,下降到10%左右。一些运营管理差的小贷公司,则出现了不小的亏损。由于市场不景气,广州已经有小贷公司停止营业,并寻求退出市场了。

佛山一家小贷公司董事长也告诉南都记者,实体经济的信用风险,让小贷公司只能抬高贷款利率。不过,和很多人的观点相反,该董事长认为2015年的信用风险可能会比2014年略微转好。“经过一两年的痛苦日子,一些底子差的公司已经退出了市场。现在还在苦苦熬的公司,相当部分资质不错。对于小贷公司而言,大浪淘沙后,企业的风险更加好辨识了,这为部分企业获得更低的融资成本奠定了良好基础。”该人士表示。


上一条:广东融资创新 两城市将试点小额贷款保证保险 下一条:3•15或曝光问题P2P平台 行业监管政策将出
产品分类
联系方式
联系人:陈小姐
电话:0769-3335366
邮箱:service@liuzhu-valve.com